資訊首頁

當前位置: 首頁 > 木業資訊 > 正文

這個小縣城包攬了中國超70%以上的高端古典工藝家具

時間: 2023-03-14 15:05 來源: 鈦媒體APP 點擊次數: 1473

    到福建莆田,自然是褒貶不一的莆田鞋最為出名。但其實,在莆田向西距離市區不到50公里的小縣城仙游,已經靠著古典的“仙作”技藝,成為全國最大的紅木家具批發市場,包攬了國內70%以上的高端古典工藝家具。

    目前,仙游全縣擁有工藝企業2200多家,從業人員超20萬,已形成“仙作”古典家具、工藝小件、“六編六雕”、古玩等產業集群,享有“世界中式古典家具之都”“中國古典工藝家具之都”等美譽。2021年,仙游產值高達530億元,預計2025年達到1000億元。

    一個“名不見經傳”的小縣城,何以造就千億市場?

    代代傳承,“仙作”永流傳

    內行看門道,外行看熱鬧。說仙游是“名不見經傳”,不過是外行人所言;對內行人來說,仙游家具可以稱得上是飽含歷史文化底蘊,不可多得的傳統產業。

    紅木家具有四大流派:仙作、京作、蘇作和廣作。所謂“仙作”,其實就是指仙游制作的古典工藝家具。

    而關于“仙作”的起源,最早可以追溯到唐代建筑雕刻藝術。當時,一些寺院廟宇在棟梁、門楣等地方植入雕刻藝術,其中木雕佛像,還一度因造型簡練、線條流暢為人津津樂道。到了宋代,能人巧匠們又通過將雕刻藝術與家具制作技藝、傳統國畫藝術相結合,創造出獨特且風格各異的仙作,并在之后明清時期廣為流傳。

    此后幾經輾轉,仙作也不斷傳承下來,并發展壯大,成為當地支柱性產業。

    只是由于福建宗族觀念影響,因此仙作手藝的傳承也多以家族為體系,其中家族為團的小作坊最為居多,規模較分散。直到2013年,《古典工藝家具》雜志的報道中還提到,仙游縣以同宗、同族、同事還有朋友、師徒等關系抱團發展的古典工藝家具企業占到80%以上。

    在這之后,仙游縣政府還專門出臺了扶持仙作產業發展的相關措施,希望通過積極引導,讓小作坊、小企業及時轉型,由家族式管理向現代企業管理模式轉變。成效初顯,到第二年,全縣有124家規模工藝企業,其中,年產值超億元的工藝企業有26家。

    這并非偶然,可以說,在仙游紅木家具產業發展上,當地政府功不可沒。

    盡管得益于歷史根基,仙作在國內富有盛名,且不乏客人慕名前來,但其實在很長一段時間內,仙游家具生產都面臨經營困境。比如上世紀90年代,雖然仙作受到紅木第一樓、元亨利等當時知名商家的關注,并給后者加工生產商品,但其做的主要是OEM代工生產,產品附加值低。哪怕到2006年,其年產值也僅5億元。

    直到2007年,仙游縣申請注冊區域品牌商標“仙作”后,事情才有了轉機。

    當時,政府除了申請區域品牌,還大力鼓勵企業創建自有品牌,通過區域品牌和企業自主品牌之間的互動,以此來增強當地紅木家具產業的競爭力。在這之后,仙游家具生產也正式從OEM貼牌生產向ODM模式轉型,開啟加速發展。

    尤其經歷“白皮門”事件后,重整旗鼓的仙游家具產業更是增速迅猛。

    2010年年底,在央視曝光部分紅木家具企業以60%的白皮替代紅木進行造假一事后,整個紅木家具行業陷入“白皮門”風波,仙游自然也不例外。一時之間,“仙游紅木家具”似乎就跟“白皮”“造假”等劃上了等號,原本熱鬧的市場變得冷冷清清,許多商家一兩個月都賣不出一件家具。

    但在一個農歷年之后,當地政府通過嚴查、銷毀和整治,力圖提升當地紅木家具品質,反倒讓仙游紅木家具再次崛起,并受到消費者青睞。

    之后在2013年,仙游紅木家具更是因東盟多國出臺紅木禁令掀起的炒作風,迎來巔峰時刻。據仙游縣行業人士估算,當年仙游紅木產業規模超過1000億。

    資源危機、電商沖擊,仙作欲振乏力

    正所謂物極必反,借勢炒作風潮崛起的仙游家具產業,在市場熱度褪去后,再度迎來考驗。

    對比前一年高歌猛進式的大漲,2014年受名貴紅木資源稀缺、貿易政策收緊、經濟增長放緩,以及樓市低迷等因素影響,國內紅木市場出現明顯降溫,不僅需求減少,價格也是大打折扣。據了解,當年紅木原材料下跌20%-30%,緬甸花梨也從2013年每噸3萬元跌回1萬元……整個紅木市場冷冷清清。

    無獨有偶,到2015年,仙游當地有七成以上的紅木家具銷售量下滑,有的甚至在虧本運營。

    盡管2013年國內廠家過度開采紅木資源,造成資源匱乏,的確是影響紅木市場危機的原因之一,但更深層次的原因在于,經過多年發展,我國紅木家具市場已經進入大洗牌階段。

    一方面,家具消費的主流群體正發生變化。

    2013年以前,我國紅木行業產品主要針對的是40歲以上的70后人群,這類年齡群體因為對古典文化有著特殊情結,因此家具喜好多以仿古為主。

    然而在這之后,隨著80、90后婚育年齡來臨,他們逐漸成為家具消費的主要群體。由于受教育程度不同和觀念沖突,這類群體在愛好和審美傾向上與70后存在著巨大差異,原本的仿古紅木家具在他們看來稍顯“土氣”,他們迫切需要新的家具類型。

    而另一方面,在電商渠道來臨,人力成本上漲等多重因素影響下,國內家具企業正走向微利時代。

    縱覽仙游紅木家具產區,即使部分紅木企業已經走向品牌化運營,但仍有部分企業堅持走低端批發路徑,以打價格戰,搞促銷為主。在過去,由于廣東、浙江等地的有些大企業或是經銷商會到仙游產區進貨,這種粗放式生產經營模式雖然獲利不大,但也能“玩得轉”。

    然而,隨著電商時代來臨,市場訊息愈發透明,消費行為也在發生改變,大量零售客在網上進行比價,或是直接到仙游產區,這就導致原來粗放的交易模式無利可圖,企業迫切需要新的經營模式。

    除此之外,作為古典家具生產代表,仙游還面臨人力成本高企,以及人才短缺的難題。

    據統計,在2015年,普通家具制造企業的工資總數占企業支出的12%,而對于古典家具企業來說一般超過15%。

    更難的是,在仙游產區,由于紅木家具從業人員多為本地人,因此在技術上有造詣的人很多,然而涉及營銷、品牌和設計等外來專業人士的卻少之甚少。這就導致仙游家具在產品款式和工藝風格上有所不足,缺乏獨立的產品設計,相互抄襲,同質化現象嚴重。

    除此之外,仙游產區的營銷經理或是職業經理人也尤為稀缺,擁有現代化企業經營理念的企業管理人才更是少之又少,因此整個仙游產區存在著“銷售員對專業知識仍然一知半解,營銷方式跟不上迅速發展的銷售市場變動”的現象。

    在資源受限、電商沖擊等多重因素影響下,本就困難重重的仙游家具產業再遭危機。

    寒氣依舊,仙作力尋年輕化

    即使到今天,紅木市場也依舊處在寒氣中。

    一方面,各原料主產國不斷出臺限伐和進出口收緊政策,紅木原料來源不斷萎縮,成本居高不下,尤其在疫情后大幅上漲;另一方面,消費者需求不斷變化,對紅木家具的傾向也越來越弱。

    一般來說,在企業運營中,原材料成本上漲屬于不可控因素,企業解決方案也多在價格等可控因素上進行調整。在此基礎上,仙游紅木家具產業將轉型放在了直播電商和紅木產品創新上。

    比如在2020年7月10日,快手在仙游舉辦了名為仙游紅木節的大型直播帶貨活動。直播時間從中午12點開始,連播12個小時,加上快手流量支持,紅木節的銷售額超過1205萬元,訂單總量超過8.4萬單。其中售出的最高單價商品為238萬元的滿雕云龍寶座(老撾大酸枝),該商品因明星成龍慈善晚宴一拍成名,又被稱為“成龍寶座”。

    盡管這一成績看似亮眼,但計算下來,其均價還不到150元。

    這是因為紅木本身造價不菲,像高端家具等產品更是難以在直播平臺售賣,因此直播售賣的主要是小產品,比如單價低的紫檀手串等文玩。

    近幾年,在潮玩手辦追逐成風趨勢下,傳統的紅木家具也逐漸在動漫、明星周邊等文創產品方向創新發展,向年輕人靠攏。

    比如在年輕人聚集的B站平臺上,有位名為“盧正義的雕刻時光”通過發布了他雕刻的皮卡丘、杰尼龜、宇智波鼬、鋼鐵俠等近20件年輕人喜愛的動漫角色在網上大受歡迎。僅進入B站的第93天,在B站的粉絲數就突破了60萬人,目前其粉絲數已經超過200萬,深受年輕人喜愛。

    除此之外,像“守藝小胖”“鐵頭雕刻鋪”等同樣創作木雕類手辦的UP主也出現在互聯網上,他們的出現讓仙作這門傳統技藝趨向年輕化,煥發新活力。

    仙作流傳至今,其根本在于不斷傳承與創新,相信年輕化的探索能夠將其引向新高度。

(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若有侵權,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刪除)

本文關鍵字: 分享:

熱點新聞排行

亚洲精品一级毛片在线,欧洲一区二区视频,99精品福利一区二区,免费黄色网站免费播放